快捷搜索:  

从《北斗牵着我的手》看儿童科普作品创作

“让文学和科学结合得相得益彰”

——从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看儿童科普作品创作

◎本报记者 翟冬冬

“作为一位小学科学老师,我(wo)特别希望我(wo)的(de)学生能看到这部作品,这是(shi)一部属于他(ta)们(men)的(de)作品。看到书中的(de)主人(ren)公,我(wo)就像看到了自己的(de)学生。”近日,在长篇儿童小说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作品研讨会上,中国散文学会会长、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作者叶梅在听到北京市西城区育民小学教师祁蓉对(dui)本书的(de)评价时,十分动容,“能让孩子们(men)读这本书,认可这本书,是(shi)我(wo)最大的(de)心愿。”她(ta)说。

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是(shi)一部写给孩子们(men)的(de)科普作品,也是(shi)我(wo)国首部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为主题的(de)原创儿童小说。小说以几位主人(ren)公对(dui)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(de)关注为线索,表现出了当代少年儿童崇尚科学,不断成长的(de)心路历程。

种下一颗“北斗”的(de)种子

2020年,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全面完成。这一由我(wo)国自主建(jian)设(she)、独立运行的(de)全球卫星导航系统,开始为全球用户提供全天候、全天时、高精度的(de)定位、导航和授时服务(fuwu)。在北斗系统研制建(jian)设(she)的(de)过程中,一批科研人(ren)员秉承航天报国、科技(keji)强国的(de)使命情怀,团结协作、顽强拼搏,实现了卫星导航系统从无到有、从有到优、从区域到全球的(de)历史性跨越。

“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正是(shi)在北斗精神的(de)指引下孕育而生的(de)。”北京出版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康伟介绍,它(ta)在展现我(wo)国航天事业巨大成就的(de)同时,刻画了崇尚科学、敢于追求梦想的(de)新时代少年儿童形象。

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表示,阅读这部作品时可以感觉到科普的(de)理念,特别是(shi)高科技(keji)的(de)理念正在融入社会,滋养着我(wo)国的(de)少年儿童。科技(keji)强国,强国有我(wo),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青少年追求的(de)主旋律。

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一书的(de)主人(ren)公之一小学生牛大冬,一直都在关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(de)动态,当他(ta)看到一颗颗卫星成功发射的(de)新闻(xinwen),很激动也很受启发,立志要在北斗星上建(jian)立雷达站;因为对(dui)“北斗”的(de)热爱,牛大冬与曾经的(de)“冤家”同学佟星成了朋友;与妹妹马小花参加夏令营,分享“北斗”发射和应用的(de)知识……“北斗”好(hao)像一颗种子,在牛大冬心里生根发芽。

“这部作品写的(de)是(shi)一群追星星的(de)人(ren),它(ta)在科普‘北斗’知识的(de)同时,也给小读者们(men)种下了‘北斗’梦。”《文艺报》副总编辑刘頲认为,书中的(de)“北斗”除了给现实世界的(de)人(ren)们(men)指引方向,还在给孩子们(men)的(de)未来“导航”,在他(ta)们(men)心中种下一个“北斗”梦、引导孩子们(men)关注科学现象、探索科学问题。

谈及儿童科普作品的(de)引导作用,祁蓉也深有感触。在多年的(de)教学中她(ta)体会到,作为科学教师,只教导学生“这是(shi)什么的(de)年代早已过去”,身处信息时代的(de)这一代学生,早就熟练掌握了获取信息的(de)各种方法,而教育要做到的(de)是(shi)激发学生兴趣,引导孩子对(dui)科学的(de)探索。“这本书的(de)内容,让孩子们(men)相信,他(ta)小小的(de)梦想在未来是(shi)可以实现的(de)。”

谈及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这部作品的(de)创作初衷时,叶梅坦言是(shi)“应时代、应孩子的(de)召唤”创作的(de)。她(ta)认为,一个当代作家,身处科技(keji)时代,如果仍然留守在传统的(de)语境中,是(shi)有负于这个时代的(de),是(shi)缺席、失语的(de),如果对(dui)这个科技(keji)时代毫无了解,实际上也不可能做一个合格的(de)当代作家。

做真正给孩子的(de)作品

近年来,我(wo)国科技(keji)事业蓬勃发展,科学普及也逐渐深入人(ren)心。其中,儿童科普作品是(shi)儿童图书的(de)重要组成部分。由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发布的(de)《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》显示,少儿图书市场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,2012年后,少儿文学码洋比重持续下降,少儿绘本和少儿科普百科比重逐渐增大;2018年后,少儿科普类图书码洋比重增幅明显,在2021年成为少儿图书第一大细分类。

“多年前,科普图书还是(shi)以硬科普为主,也就是(shi)围绕知识点展开的(de)科普图书。现在儿童科普图书的(de)市场占有率攀升,与科普图书表达方式的(de)变化息息相关。”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说,现在的(de)儿童科普图书有着更具文学性、人(ren)文性的(de)表达以及更具感染力的(de)创作形态和出版方式。

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正是(shi)这样的(de)一部科普儿童小说,其将科普知识融入到纯正的(de)儿童小说创作当中,“日常化和故事化的(de)表达方式,消解了知识的(de)硬度。让科普读物更具感染力,易于被儿童接受。”陈香说。

作品研讨会上,数十位专家学者纷纷对(dui)作品给出了不同角度的(de)专业评价,而其中共同提到的(de),是(shi)书中对(dui)于孩子们(men)生活的(de)描写,细节的(de)捕捉。说到书中孩子们(men)的(de)“小心思、小脾气”和天马行空的(de)奇思妙想,大家都会忍不住提及自家孩子和书中主人(ren)公的(de)相似之处,如主人(ren)公叫爸爸为“登哥”,孩子们(men)通过手机上的(de)H5应用察看北斗卫星的(de)实时数据以及同学之间的(de)小拌嘴、好(hao)朋友竞争时的(de)好(hao)胜心等。

“儿童文学主题创作要有对(dui)文学品质的(de)不懈追求。一个作品虽然有科学底色,但假如仅仅是(shi)一些数字的(de)罗列,没有从小孩的(de)生活入手,这个作品是(shi)没有力量的(de)。”资深出版人(ren)、作家海飞表示,《北斗牵着我(wo)的(de)手》的(de)这些细节刻画,不仅让全书内容和小读者的(de)生活实现零距离接轨,也能让人(ren)感受到科学技术存在于当代儿童的(de)日常生活之中,感受到书中描绘的(de)故事就发生在我(wo)们(men)身边。

该书的(de)写作手法同样也让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、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徐德霞印象深刻。她(ta)表示,儿童文学写作并非要一味追求“高大上”。本书的(de)作者并不是(shi)不能把这部书写厚重深刻,但她(ta)想的(de)是(shi)怎么能给孩子们(men)推出一部既读得懂又能喜欢读,把文学和科学结合得相得益彰的(de)作品。“有这样的(de)勇气进行创作,这是(shi)我(wo)非常感动,非常敬佩的(de)一点。”她(ta)说。 【编辑:陈文韬】

“神笔马良之父”: 谁说中国没有童话

麦当劳重开基辅门店:重新开业之初将只提供外送服务(fuwu)

干旱致河床裸露 湖北石首保护区打井助麋鹿泥浴

巡天守护三十年:“生命之塔”助中国航天行稳致远

中国空间站即将建(jian)成 三步看中国载人(ren)航天30年

吉林“枪王”教官成警队(dui)标杆:但愿永远没有用枪时刻

成都世乒赛团体赛将组织观众观赛

脱贫、小康、共富,中国人(ren)打造“向往的(de)生活”

经济体制改革,如何激活中国发展潜能?

外媒:疑靠内幕炒股,佩洛西夫妇被美国基金“追踪”

油价年内“第七跌” 加一箱油少花约11.5元

中国60岁以上痴呆患者约1500万 这类疾病能预防吗?

五矿稀土拟更名中国稀土 股价涨停!

普京发表重磅讲话,传递这几个信息!

广电总局:9月21日起使用国产电视(shi)剧片头统一标识

消防员帮农户唰唰割稻谷梗

探访福建(jian)平和心田村:台湾女孩凭清朝地址(dizhi)找到祖地

拿到金腰带后,他(ta)说要留着奖金娶媳妇

北斗,中国编辑学会,小学科学,文学品质,科学问题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45人留言! 共有:14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